伊儿のACG相関ブログ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遥か祭】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の封印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の封印 壱

CDドラマコレクション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第一巻CDドラマコレクション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第一巻
(2002/09/25)
ドラマ、川上とも子 他

商品詳細を見る


CAST
高倉花梨:川上とも子
源頼忠:三木眞一郎
平勝真:関智一
イサト:高橋直純
彰紋:宮田幸季
藤原幸鷹:中原茂
翡翠:井上和彦
源泉水:保志総一朗
安倍泰継:石田彰
藤原紫/藤原深苑:大谷育江
アクラム:置鮎龍太郎
和仁:浅川悠
源 時朝:石井康嗣
平 千歳:桑島法子

品番:KECH-1219
定価:3,000円(税込)
発売日:2002/9/25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とき)の封印 弐

CDドラマコレクション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刻の封印-弐CDドラマコレクション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刻の封印-弐
(2002/11/27)
ドラマ、川上とも子 他

商品詳細を見る


CAST
高倉花梨:川上とも子
源頼忠:三木眞一郎
平勝真:関智一
イサト:高橋直純
彰紋:宮田幸季
藤原幸鷹:中原茂
翡翠:井上和彦
源泉水:保志総一朗
安倍泰継:石田彰
藤原紫/藤原深苑:大谷育江
アクラム:置鮎龍太郎
シリン:川村万梨阿
和仁:浅川悠
源 時朝:石井康嗣
平 千歳:桑島法子


品番:KECH-1220
定価:3,000円(税込)
発売日:2002/11/27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の封印 参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刻の封印-参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刻の封印-参
(2003/02/19)
ドラマ、川上とも子 他

商品詳細を見る


CAST:
高倉花梨:川上とも子
源頼忠:三木眞一郎
平勝真:関智一
イサト:高橋直純
彰紋:宮田幸季
藤原幸鷹:中原茂
翡翠:井上和彦
源泉水:保志総一朗
安倍泰継:石田彰
藤原紫/藤原深苑:大谷育江
アクラム:置鮎龍太郎
シリン:川村万梨阿
和仁:浅川悠
源 時朝:石井康嗣
平 千歳:桑島法子

品番:KECH-1221
定価:3,000円(税込)
発売日:2003/2/19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の封印 四

CDドラマコレクション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刻の封印-四CDドラマコレクションズ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刻の封印-四
(2003/03/26)
ドラマ、川上とも子 他

商品詳細を見る


CAST:
高倉花梨:川上とも子
源頼忠:三木眞一郎
平勝真:関智一
イサト:高橋直純
彰紋:宮田幸季
藤原幸鷹:中原茂
翡翠:井上和彦
源泉水:保志総一朗
安倍泰継:石田彰
藤原紫/藤原深苑:大谷育江
アクラム:置鮎龍太郎
シリン:川村万梨阿
和仁:浅川悠
源 時朝:石井康嗣
平 千歳:桑島法子

品番:KECH-1222
定価:3,000円(税込)
発売日:2003/3/26

這個系列的故事比1的那套八葉異聞好充實很多,只是這個封面走形也走的太讓人絕望了= =;;
龍的神子千歲認識白龍神子花梨的出現是會將京引向毀滅的,於是便用結界將京的氣分成兩半不再流動。另一邊和仁這個腦子彆扭掉的小子堅持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東宮要從彰紋手上奪下東宮之位於是隨時就在那邊放放怨靈搞得人民不的安定,八葉就像救火隊一樣到處去消滅怨靈。(恩於是說一上來就是每人都放了一個術,當然這個是基本的個人介紹這樣沒錯啦~只是阿拉聽著著總覺得打一個怨靈需要8人輪流放術我很心疼我的集中力(啥?) )
深苑為了讓妹妹從星之一族這種宿命中解放出來毅然跟著千歲跑了。紫提出如果要讓京的氣恢復就需要得到四神的力量,而獲得四神的力量,就需要天地八葉同心協力。
八葉協力沒啥問題的,對與怨靈大家都想消滅,但是要同心神馬的,八葉有的是院有的是帝的,有貴族有平民有武士有海盜,於是……
頼忠:只要是神子的命令我會努力去做!
勝真:啊?讓我和這個人同心協力?這個有點問題!
イサト:阿拉只是一平民,這種不知人間疾苦的貴族大人阿拉攀比不上!
彰紋:這個,阿拉是很想搞好關係的啦,可是對方這種態度阿拉也很難辦啊orz
幸鷹:只要你不破壞京的治安我是可以放過你和你合作
翡翠:啊呀啊呀~只要是神子的願望巴拉巴拉巴拉←甜言蜜語攻勢
泉水:神子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
泰継:問題ない
↑呃……為什麼我覺得你們是最有問題的一對orz
但是也不是完全沒有解決方法,阿拉覺得如果是要找個突破口的話,那一定是從老虎那對開始!果然,暗榮也是這麼想的是哇~海盜頭子和壓寨夫人的故事最萌了於是打頭炮(喂!)

イサト和幸鷹跟著神子出門尋找四神,順便幸鷹還想去看看他的一個得力手下,這個手下平時工作非常認真、不畏強權,但是最近好想為了什麼事情煩惱著最近還不見人影了,幸鷹想去看看他怎麼樣了順便如果自己可以幫忙的也想幫他一下。三人走在路上卻被検非違使的人圍住了。帶頭的居然就是幸鷹這個得力的手下検非違使佐貞弘。貞弘質問幸鷹是不是和海盜頭子有勾結?這一想麼就是翡翠咯,幸鷹自然要表明自己為了某些事情是和翡翠有聯絡於是對方一副根本聽不進解釋的樣子要逮捕幸鷹。於是イサト和花梨拉著幸鷹一陣狂奔←認真起來的幸鷹自然認定解釋清楚好了不需要逃跑,於是被イサト和花梨拖走,被拖走時候小幸的聲音好可愛!>.<
三人逃到死胡同無路可走,幸好遇到了勝真,他讓三人躲起來引開了検非違使的人。
結果這三人最後居然逃了一天,被自己手下追捕神馬的……晚上三人回到了幸鷹家附近,翡翠出現了。←翡翠同學,請問你為啥一直出現在別當家附近?www
翡翠同學甩起繩子就要神子和イサト讓開。
花梨:莫非你要綁走幸鷹?
翡翠:對的,所以你們讓開哦我可不想傷害到神子啊~ (kya----海盜頭子來抓壓寨夫人啦~~~)
但是神子倍儿KY,於是翡翠只能無奈的先走了,留下句:下次等神子不在的時候我再來綁他。
結果神子繼續KY:不行,就算我不在的時候也不能綁。
↑切~花梨你太KY了!如果我是神子我一定歡天喜地的幫翡翠大人綁好幸鷹,雙手將壓寨夫人送上!順便還要問問是否需要百合蓮子之類的需要我準備,阿拉是絕對義不容辭會做好的!(恩,小幸一定會被我氣吐血的……)
恩回到正題,翡翠走之前還留下句泉水讓你們去他家一次就跑了。
剛松下一口氣來的神子接著就一陣頭疼暈倒了,イサト和幸鷹連忙把她送到了泉水家。
後來才發現外面幾乎到處都是検非違使佐的人,包括幸鷹回家的路上,唯一沒守衛的就是泉水家,而泉水其實根本沒叫這三人來……(翡翠你太貼心了55555)
神子是受到了穢れ,イサト和幸鷹都為此很自責。因為外面都是追捕幸鷹的人,所以幸鷹無法出門,只能將幫忙調查的事情擺脫給泉水。
其實貞弘是受到了和仁的蠱惑,還說幸鷹是被彰紋利用要奪權什麼的。

花梨回到了紫那邊,帝那邊的人也得知了這一事情大家都來討論了。泰繼給神子有顆被稱為是災星的ほのお星又紅又亮的在天上閃爍,每次這顆星亮的時候,地上就會出現一顆同樣是血紅的、和他同名的石頭,據說石頭裡封印著強大的怨靈。勝真想起來那個検非違使佐身上就有那麼一塊血紅的石頭。

翡翠翻牆來找幸鷹,沒兩三句話就把老婆給騙走了(誤很大!)
咳,其實就是幸鷹已經知道了那個検非違使佐為了獲得力量而得到了ほのお星的石頭,他很疑問,為什麼平時那麼有正義感的人會做這樣的事情。
翡翠:正義這玩意,在有的人身上就好像天女一般美麗,在有點人身上表現出來就跟惡魔一般。
幸鷹:不,但是真心卻是永遠不變的。
翡翠:那麼你讓我看看?
幸鷹:自然可以。案内お願いします.
↑這種激將法神馬的騙幸鷹最合適了><

這兩人就拜託泉水帶話給花梨說去羅城門跡,於是帝那邊的人就看到一副騎馬奇景。(←啊是說羅生門在遙1還是叫羅城門的,遙2就變成遺跡了,到了我們現在這年代果然是連渣都不剩了麼= =;;)
花梨:咦,這個人騎馬的樣子好奇怪。
勝真:這個人騎馬水平非常糟糕……
彰紋:雖然是騎在上面的樣子……
勝真:他這種只不過是騎在上面,然後不讓自己掉下來的在讓馬走起來。
然後大家發現這個人是泉水wwwwwww

翡翠綁了幸鷹去見了和仁和検非違使佐(果然是用綁的www,海盜頭子綁老婆回家神馬的最有愛了←喂你夠了),當然這都是做戲,目的就是接近這兩人,幸鷹反而質問検非違使佐為什麼要利用ほのお星並且讓他交出石頭。翡翠則拿出了検非違使佐的日記說上面寫著是和仁跟他說幸鷹和海盜勾結而且還是受彰紋的利用,和仁一個不小心說漏嘴,検非違使佐明白自己是受騙了。但是即使是這樣他還是不肯交出石頭來,因為面對有些高官貴族,身為一個検非違使佐是無法動他們將他們繩之於法的,所以他想依靠石頭的力量。就在這個時候石頭裂開了,怨靈出現了。
花梨帶著眾人也趕到了,兩隻老虎各使用自己的術控制住了怨靈,由花梨將他封印了。恩,居然不是召喚明王,人家玄武和青龍都召喚了,他們卻還是自管自的用……有點淋しい的感覺= =;;不過至少這樣一來這兩人之間是沒啥隔閡了。(恩,扭頭,這兩人之間本來也就沒啥隔閡吧……勝真問要不要我們出手啊~的時候幸鷹馬上拒絕了:由我們兩人來做就可以了。我們……我們……什麼時候你開始用“我們”來稱呼自己和翡翠了wwwww)

一件落着,検非違使佐也反省了自己的行為,之後便更加努力工作去了。而且老虎最後還不忘閃我一記的就是花梨點火做烘山芋的時候,翡翠把之前所謂的日記燒了,說那本日記上其實沒記啥東西,全部是自己瞎說然後幸鷹配合的。因為幸鷹是那麼認真人都不會想到他會說謊所以反而很成功。但是燒日記的時候翡翠又說了聲,如果讓別當殿看到會逮捕我的,這個讓我想了很久這些紙上到底寫了啥比如情書一樣東西?←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とき)の封印 弐開始進入青龍的故事,這兩人其實還蠻心齊的,在對付怨靈那方面,兩人總是沖在最前面對於怨靈一刀砍了一箭射了,但是總是在神子打算封印掉怨靈之前就手快直接把怨靈滅了讓花梨很鬱悶。不過這兩人也僅限於上戰場,畢竟下級貴族和武士的立場讓勝真總是對於忠有疑惑。

忠和花梨一起出門,偶爾在一個祭於中看到一個人偶師,花梨便很感興趣的看了,結果人偶說著說著就開始說白龍的神子是來毀滅京之類的話來,隨即兩人發現下面看人偶劇的人都被控制了失去了心智,還開始懷疑神子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來破壞京的。
忠切斷了人偶師上控制人群的線,但是那些人還是被控制著,失去心智的他們開始破壞起京來。人偶師告訴花梨她聽到的那些人的話其實都是他們內心深處真實的想法而已,他只是將這些想法牽出來。
幸鷹趕到,勝真跟著翡翠也來了(←翡翠也來了……也來了……),人形師一看人多就跑了。
人形師開始入侵忠的內心,想勾出忠內心暗的一面。啊,順說,那個忠的影子的聲音,很將臣wwwwww
泰繼告訴神子這次解決的方法就是封印人偶師手上的那個人偶。但是忠卻失蹤了,等到幸鷹發現失蹤一晚上的忠的時候發現了他的狀態很不對,好像被怨靈附身的樣子。
深苑找到勝真和イサト,告訴他們就算是人偶師被殺掉也沒有用,因為關鍵在於要封印人偶,否則就算人偶師被殺了,他會馬上移到其他被控制的人身上。勝真想到武士團下達了討伐人偶師的命令,連忙趕去尋找忠。
這個時候忠已經尋找到了人偶師,人偶師再次變成忠的影子開始給他洗腦(←喂!)啊,我又要說了,其實我喜歡這個壞忠,聲音好好聽,很有誘惑性,很將臣www
勝真及時趕到,他也明白了對於忠來說,他的內心就是想保護神子,對於這樣一條筋單純對神子死衷心的傢伙,勝真也信服了,兩人一同召喚了明王,花梨封印了人偶。

啊,是說吾在想哈,這個人偶其實是木屬性的,這兩人也都是木屬性的,這個…多費力啊~雖然可以同屬性強攻,但是還是找白虎來打比較爽吧←喂這不是讓你打遊戲。
最後人偶師也清醒過來,其實他是受到了シリン的迷惑,因為他太在意和他常年在一起的人偶了,但是人偶卻已經先到了使用期限。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の封印 参
源泉水到泰繼所住的山里找他,在半路上看到一隻鳥陷入了圈套里,爬上樹想救下它,卻連人帶鳥一直掉了下去。
大家發現泉水不見了,開始分頭去找,順便還想起來最近京似乎發生了一連串人口失蹤案件。
紫姫占卜出神子遇到橋就會有危險什麽的,不讓花梨出門,但是花梨是那種同伴出事自己怎麼坐得住的類型的,於是幸鷹表示自己會跟著就跟花梨一起出門了。
兩人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一座橋邊,幸鷹想到紫姫的占卜不讓花梨靠近,這個時候翡翠劃著船就來了……(恩,其實我一直很想問翡翠大人您是不是在別當殿身上安置了什麽定位裝置比如有的小說里小攻不是會送小受耳釘神馬的其實裏面是信號發射器么,萬一小受被抓走了一呼喚小攻小攻就到了神馬的。阿拉曉得乃那個時候沒那麼高科技的東西,可是您追蹤別當大人的本事真的比的上高科技了是不是讓子跟景時說了現代有這玩意然後景時就做出來了您問他要來了?←啊喂此人穿越自重!)
花梨看到橋對面一片霧里泉水的身影,但是幸鷹和翡翠看不到,花梨一個性急就追了上去,結果剛跨上橋就摔倒。翡翠和幸鷹面面相覷,扶起花梨發現她居然已經失去意識了。泰繼忽然出現,告訴兩人神子的意識已經到了另一個地方了,他們沒法去,泰繼自己進去了。於是兩隻老虎只能把神子和泰繼的身體搬了回去。
是說摔下來的泉水發現自己身處一片迷霧之中,霧太濃幾乎看不清前面的路,只能到處亂走。亂走的時候看到了一個小孩在一邊哭泣說是找不到媽媽了,於是泉水就帶著他一起去找媽媽了。可是這個孩子基本就記不住自己的家在哪裡,孩子還又餓又累,泉水剛想到自己之前去見神子還帶著糰子的事情的時候就馬上出現了糰子,那孩子歡樂的跑去吃了。
泉水很納悶這東西怎麼來了,就遇到了某大臣,他歡樂的告訴泉水這里是一個夢的環境,想要什麽就有什麽,簡直就是歡樂鄉讓人流連忘返不想回去。
花梨進入濃霧后也找不到了方向,還遇到了爆溫柔的鬼王,幸好遇到了泰繼。泰繼告訴她這個地方能反映出人的內心,製造出假象,於是神子開始想難道自己內心中有鬼王←啊是說,其實這套系列每張都有鬼王的出現,還每次都來找神子,神子也對他好溫柔,恩果然是可攻略對象。
這個時候在外面,兩隻老虎跑去約會(←霧很大!)
幸鷹帶著翡翠跑去一個泉水邊看月亮,幸鷹發現天上明明掛著一輪明月水面上卻沒有倒影,而且水面上照出來的星星都不是現在這個時節的,感覺這個水面就是印射了其他地方的風景一樣。
翡翠:哦呀~你把美麗的月亮藏去哪裡了呢?你難道想獨自一人佔有月亮嗎?
幸鷹:你看還有其他的星星,都不是這個時節的巴拉巴拉,也就是說水面映射了人眼所看不到的風景巴拉巴拉,也許那些失蹤的人就在這裏面。
翡翠:我想你怎麼會想到來賞月啊,原來你在想這個,你真是個有趣的男人啊~
幸鷹:誰看到這個都會發現的吧。
翡翠:我還想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共同的愛好,哎噶認真嚴肅真不適合現在這場景呢~比起讀取星星所表現的意義,還不如將自己託付給星星。
幸鷹:就好像託付給風的信息能傳達給你是么?
翡翠:哦呀~你還記得么~真可怕~
↑恩我咋覺得翡翠一直在TX小幸呢www

霧中的泉水和那孩子走的累了,就坐在一邊休息,泉水為孩子吹起笛子來,聽著這個笛聲孩子忽然想起來自己當時是想喝水,忽然之間就不能動了,剛想叫了幾聲就看到泉水出來來救他了。泉水的笛聲居然讓濃霧出現了一個缺口,シリン出現召喚出了怨靈要阻止泉水,而且還告訴他這邊是京中的住人的夢想的世界,包括剛才泉水遇到的那個官員,當時是想跳水自殺的,結果就來到了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里他得到了各種想要的。也就是說這個世界的人本來都要去死的,結果誤入了此地,如果怨靈被消滅這個霧的世界消滅的話這些人都會回到原來的世界,失去生命。
聽到這些泉水就不忍心了,而這個孩子也認為是母親拋棄了自己也不想回到原來的世界。

這個時候イサト和彰紋正在泰繼所在的山中尋找泉水的身體,終於在山底發現了他和一隻小鳥。

在霧裡泰繼帶著花梨找到了泉水,泰繼告訴孩子,他的母親拋棄他的原因并不是不要他而是他已經長大完全可以獨立了。這個時候在山裡的イサト和彰紋發現了小鳥似乎很健康的樣子,就放飛了它。同時霧中的孩子也被泰繼訓明白了,他變成了鳥的樣子飛了起來。
結界被破,泰繼和泉水也合力召喚了明王,封印了怨靈。

於是這個時候在兩隻老虎約會(?)的泉水邊,就看到忽然憑空出現一群人啪啦啪啦的掉入了水中wwwwww(←好多電燈泡啊啊喂!wwwwww)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2 刻の封印 四終於說到朱雀組的故事了,恩,雖然還是像2里那樣我咋覺得屬於同屬性攻擊orz
彰紋、勝真在和花梨聊天的時候聽到外面傳來奇怪的鼓聲,勝真想到最近京一直有傳說說是一旦聽到這種鼓聲就會出現無名火的事情。三人連忙循著鼓聲趕去了朱雀門,看到是一個炎の舞姫的怨靈在作亂。而使用這個怨靈的居然是深苑。
勝真保護被怨靈打到受傷,幸好翡翠趕到,深苑看到勝真受傷了也就退開了,幸鷹也及時驅車趕到將勝真送回了紫姫那邊。(←對於某兩隻出現的同步率我基本無話可說了orz)勝真的傷口被強大穢れ所侵蝕,連泰繼都無法去除,在
紫姫這邊因為有強大結界的關係侵蝕會變的很慢,但是一旦離開結界穢れ就會馬上擴散,於是說勝真根本就沒法出門。
深苑將鼓還給了阿庫拉姆,因為他覺得讓八葉的力量消失的目的已經達到。和仁得知深苑居然打敗了八葉很是鬱悶覺得這種力量應該是屬於自己的,於是阿庫拉姆就把這個鼓給了和仁。
深苑回到紫姫那邊才得知紫姫也因為長時間的占卜倒下了,和仁又帶著鼓來找茬,結果被イサト打倒詢問怎麼消除穢れ的方法。但是實際上和仁是啥都不知道的www最後被源時朝救走。
也因為這件事イサト和彰紋又吵架,彰紋畢竟出身皇族,對方又是自己的哥哥,總不忍心下手;但是イサト認為萬一怨靈作怪受傷害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彰紋反正是貴族不會關心下面的人的苦的。於是兩人開始有意無意的互相避開見面。

和仁又拿著鼓的炎の舞姫怨靈到處放火,彰紋繼續跑去勸說(←是說他真的勸不聽的我覺得直接給一拳比較快= =)。當忠和花梨要趕去的時候卻被時朝擋住了,幸好翡翠趕到讓兩人先過去了。
時朝:看來被埋伏的人的是我啊……
翡翠:呵呵,別當殿對於這種壞企圖可是非常瞭解的。(←別當殿……別當殿……別當殿……他瞭解是因為有你么……因為有你么……因為有你么……)

勝真從醒來的紫姫那邊得知消滅怨靈的話火是不會滅的,必須要淨化它,於是他不顧自己身上的穢れ會擴散跑去報信。戰鬥中火燒太大,房屋直接倒塌把花梨、勝真和忠壓在了下面,想到過去的事情イサト很是悲痛,覺得自己再一次沒有就到想保護的人。但是奇跡出現了,這三人居然躲在一個洞里躲過一劫。彰紋也下定決定,和イサト一起用術(←啊,炎の舞姫是火屬性吧,イサト的攻擊神馬的不會事倍功半嗎…而且你們這個時候又不能召喚朱雀是說朱雀也是火屬性啊於是這不是在打遊戲啊我糾結個神馬orz),花梨封印掉了怨靈。
經過這件事イサト發現彰紋也不是那種完全不明白底下人疾苦的貴族,他還很在意受災的人們住哪裡什麽的,於是這對也終於算是一心了。

↑這四張寫的真長orz主要是裏面的老虎的基情四射森森的閃到了我,這對跟連體嬰兒似的,一個出來了另一個也出來,雖然是前後腳神馬的,但是前後腳更可疑是吧是吧是吧=v=

Comment

 秘密にする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蝶滿園.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