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儿のACG相関ブログ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得不承認,三神CP是神CP 「はなやかな哀情」
ドラマCD 「はなやかな哀情」

はなやかな哀情 (幻冬舎ルチル文庫)はなやかな哀情 (幻冬舎ルチル文庫)
(2010/08/18)
崎谷 はるひ

商品詳細を見る


原作:崎谷はるひ (幻冬舎コミックス 刊)
イラスト:蓮川愛

キャスト
小山臣:神谷浩史 / 秀島慈英:三木眞一郎
秀島照映:風間勇刀 / 霧島久遠:檜山修之
弓削碧:鈴木達央 / 丸山浩三:てらそままさき
堺和宏:中村秀利 / 堺和恵:城雅子
鹿間俊秋、伊沢:金光宣明 / 大月フサエ:菊池いづみ
幡中奈美子:恒松あゆみ / 幡中文昭:酒巻光宏
小池晴夫:園部啓一

価格 : 5,000円
発売日 : 2011年7月28日


2cd+1cd番外神馬的好兇殘!半夜三更堅持聽的結果就是哭的一塌糊塗+第二天睡不醒orz
其實他也不是那種往死里虐的那種,是那種淡淡的,但是各種淡淡的悲傷疊加在一起就沖破了淚腺的防線啊。゚(PД`q。)゚。

故事內容……我又忍不住要劇透了,估計又要寫很長,照舊反白orz

故事的起源是慈英收到了鹿間的短信,口氣很強硬的讓他某月某日去他的畫廊拿畫。慈英曾經將自己的畫寄放在他的畫廊里賣,N年后慈英早忘了這件事,對於他來說7年前遇到臣后自己的畫風發生了很大的差別,那麼早的畫他也不在意了,而且要去次東京就要和臣分開5天他是心中各種不捨,心中不爽的去了。結果在漆的畫廊里看到了倒下的鹿間,緊接著自己的頭部也受到了重擊。倒下后在劇烈的頭疼中他只聽到兇手跟他抱歉并不想把他牽涉進來,要拿走他最珍貴的東西什麽的。

慈英被送去醫院昏迷不醒,臣因為工作關係請出假趕到醫院已經是三天后的事情了,這個時候慈英已經醒過來了,臣一開始還覺得照映和久遠很奇怪似乎不讓自己接近病床,之後臣馬上就明白了,因為慈英的記憶出現了混亂,他不記得臣,卻能在大家的提醒下想起來自己住在長野。
醫生判定是因為頭部遭到衝擊后造成大學畢業到現在這段記憶錯亂,當然會不會好也無法保證。
慈英對臣很冷淡,臣很失落。
照映責怪臣爲什麽那麼晚才來醫院說自己早就發現慈英狀態不對所以才想讓他早點來醫院確認的,他覺得自己將慈英交付給了臣他就該負責照顧好現在卻弄成這樣不如索性之後慈英的事情自己全權負責算了。臣也傷心壞了,工作排不出空擋什麽的都不是問題,可是當他發現慈英認識照映認識久遠卻唯獨將自己的事情忘了,這個打擊實在太大了。慈英無意間看到照映把哭著的臣摟在懷裡安慰頓時醋意生,雖然他也不知道爲什麽自己會這樣,不過他決定出院,跟著臣回去長野。
志水擔心慈英特意讓弓削去看望慈英,看到慈英不記得他了大怒,反復確認慈英的確是不記得自己了,可是在提到兩人之前的作品后慈英卻忽然想起弓削了。
雖然慈英的記憶如此混亂,但是慈英自己卻毫不在意,因為失憶對自己的工作對自己繼續畫畫完全沒有影響,忘掉了可能就是對自己來說不重要的東西吧,這句話讓久遠生氣了,他警告慈英如果他真的那麼想可能有一天他恢復了后最終後悔的還是他自己。

回長野一路慈英對臣都很冷淡,甚至還故意刁難臣,臣忽然想到慈英是從大學起的記憶就混亂了也就是說現在的慈英想法什麽還都是個孩子,不由的也釋然了,他想從新將慈英調教好。
但是之後臣和慈英都發現了,慈英回到長野后記得丸山,記得村裡的老婆婆,連他離開長野的前一天把冰箱里的剩菜剩飯處理掉了這種芝麻小事都能記得,卻唯獨不記得臣,也就是說所有和臣相關的人和事情他都忘了。
慈英狀態繼續不理想,他無法畫畫,有時還會頭疼甚至暈倒,後來他發現只要他想起和臣有關的事情的時候就會開始頭疼,臣的事情就好像被關在某種結界中一樣,只要他想深入的去瞭解,他就會頭疼甚至暈倒阻止他繼續去思考。

大月婆婆帶了個年輕婦人幡中奈美子來向臣求助,奈美子的丈夫長年出差在外,丈夫的弟弟就對自己又打又罵甚至發展到帶了朋友一起來毆打她,因為不想離婚她不敢將這一切告訴丈夫,實在是無奈只能來向臣求助,但是她又不想提出抓捕申請這樣可能丈夫會和自己離婚。慈英正巧路過,他建議可以讓奈美子裝病或者裝懷孕先住到大月婆婆家裡,那幾個孩子其實是壓力大打人找發洩而已,如果奈美子不在的話他們沒有發洩的渠道就會跑去社會上發洩,這個時候再抓他們就順理成章了。
其實奈美子也是真懷孕,於是順利的住到大月婆婆家中去了。

照映帶來了慈英遇襲事件的發展,原來兇犯和鹿間曾經有生意關係,爲了錢才打傷鹿間和慈英的,那個人還帶走了畫廊里的畫,現在把這些畫拿去市上賣,可能他的畫永遠都沒法展現給世人看了。慈英一副和自己完全沒有關係的樣子,自己的畫丟了就丟了一點都不在意,這讓照映很生氣,讓臣拿來上次自己交給臣的畫告訴他其他人都多麼的關心他他自己卻一點都不努力回憶,還一直在傷害一直愛著他的臣。慈英否定自己會愛上男人會和男人交往,讓臣很是傷心。

↑慈英のバーーーカーーー。゚ヽ(゚`Д´゚)ノ゚。


臣和堺通話,因為和臣關係密切,慈英連堺的事情都忘了。噶手丸山那邊來求助說奈美子的弟弟帶著朋友來大鬧,臣連忙出警。
堺和恵得知慈英忘了臣的事情大怒,打電話將慈英劈頭蓋臉一陣罵,罵的慈英莫名其妙,和恵讓他自己去確認手機短信,慈英在裏面發現了很久前自己和和恵的短信記錄裏面都是在說臣的事情,和恵一直喜歡臣所以她一直猶豫該不該支持臣和慈英在一起,慈英則不斷的保證會讓臣幸福一輩子。
大月婆婆和奈美子來看慈英,奈美子頭上的髮簪發射讓慈英又是一陣頭疼,奈美子忽然接到電話得知弟弟鬧事臣趕去還被打了。
慈英趕到的時候那夥人已經被臣和丸山制服了,慈英連忙給臣治傷。
想到慈英說的那夥人平時鴨梨太大什麽的,臣忽然提出讓慈英回東京,臣早看出來慈英是只要和自己有關的事情都忘了,想回憶的時候也會頭疼,也就是說自己給慈英的壓力太大了所以慈英選擇了忘記,再加上當年慈英是爲了臣而留在了長野,現在既然留下的理由都沒有了,自然應該回東京,這樣慈英也能繼續畫畫了。
這段話讓慈英久久不能入眠,迷迷糊糊的睡了在半夜里又醒了,他跑去外面吹風遇到值勤的臣,臣直接把他帶到了辦公室很主動的脫去自己的制服撲倒慈英。
慈英被驚醒,但是夢中的情景一直揮之不去。(居然是夢,這段做的太好了,一開始我還以為是真的想臣怎麼忽然變了orz)

臣在網上各拍賣站尋找有無慈英的畫的拍品,這個是身在長野的他唯一能幫慈英尋找畫的途徑了。慈英來找臣,問他和自己有沒有發生過關係?臣承認了,不過他覺得這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慈英應該回東京應該離開自己。

↑(´;ω;`)

臣沒日沒夜的在網上尋找慈英的畫的下落,照映認為這是無用功,兩人正通話的時候,上次被臣逮捕的幾人中的一個因酗酒而住院的犯人忽然跑了出來來找臣報仇。臣猝不及防再加上沒休息好貧血頭暈眼花,整個人摔倒。正好這個時候慈英和丸山趕來,丸山制服了對方,慈英則慌忙的把臣送去了醫院。
臣暫時在慈英家裡休息,堺也連忙從市內趕來看望臣並且大罵臣爲了幫慈英把自己身體搞壞最終還需要普通市民幫助才抓住嫌犯,把臣狠狠地訓了一頓←堺桑很可愛!=v=
慈英和臣聊了很久,慈英明白臣愛著的人是當年那個用了7年的時間愛著自己的慈英,他想到久遠當時跟他說的話,他感覺到了後悔。

臣身體好了后又離開了慈英的家裡,慈英感覺到了自己內心的寂寞卻說不出來。慈英去大月婆婆的家裡拿東西,婆婆交給慈英的花花草草里中強烈的香味刺激了慈英,他想起來被遇襲的當晚的情景。他跑去找臣,告訴臣自己回想起了很多的事情,也感覺到了自己又愛上了臣,他不想離開臣。他也明白了自己爲什麽會單獨忘了臣的事情,在被襲擊后那個犯人曾經說過要拿走你最珍貴的東西,這句話就像是個暗示一樣加在了慈英的心裡。在他的心裡,最珍貴的不是自己的畫而是臣,因為怕最珍貴的臣被奪走,所以索性將最愛的臣忘記,這樣的話就算臣被搶走他也不會害怕了。
雖然慈英的記憶還沒全部恢復,可是他再一次愛上了臣。

看到臣在身邊睡著了,慈英忽然想到了給臣畫張畫像,可是當他拿起紙筆的時候忽然腦中一陣劇痛,各種丟失的記憶片段湧入腦中。

↑遅いよ!!!!!!是不是說其實你們早點滾床單他就能早點恢復記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後兩人抱頭痛哭的時候我的眼淚更加柄不牢了啊,又跟著一陣哭。是說警告大家別在半夜放棄睡覺時間聽這碟,否則燈瞎火的,很容易跟著入戲,然後從頭哭到尾結果就是第二天頂著眼圈可能還帶著紅腫的跑去上班。

是說這篇我也就只能做到劇透了,感想我真的寫不出來了,聽過這個系列的人應該知道三神這兩人的演技該有多害,兩人配合到底是有多默契,兩人的氣場該有多合,我完全沉浸在這個故事里無法自拔。
三神CP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真的是一個神CP……


PS:FT里說到了這次的錄音,因為2枚組么,以前都是前后兩天搞定的,這次在錄完第一張之後神谷被問下張什麽時候錄?回答:呃,不知道……
原來是卡米亞同學太忙了!然後兩人的檔期湊不起來!結果一直拖拉到一個月后才配完第二張一剛!
卡米亞你到底有多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Comment

 秘密にする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蝶滿園.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