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儿のACG相関ブログで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花嫁は夜に散る
花嫁は夜に散る


作者   愁堂れな
イラストレータ   稲荷家房之介

演出:
羽多野 (神流惣介)、遊佐浩二(英 貴樹)
田中一成(若菜)、他

価値: 3,150円(税込)
発売日:2008年11月25日

昨天晚上睡覺之前匆匆過了一遍,兒子的還債碟,雖然説名字叫花嫁什麽什麽的,但是和一般的花嫁系列完全不同,花嫁這個詞可能就是影射YUSA那只對兒子求愛説的話,我覺得有種噱頭的感覺= =|||
(兒子相關,劇透寫的非常長,謹慎入内= =|||)
神流惣介是黒双会下一個頭目,黒双会的原組長去世后由他的兒子賢一擔任了組長之位,賢一其實很不喜歡這個自己父親很看重的男人而處處爲難他,這次他讓神流去新宿的一個叫SWEET DRAGON的HOST CLUB去收錢,雖然這種基本都是小混混才做的事情讓一個頭目去做明顯大材小用,但是神流考慮在前組長很照顧他的份上還是決定忍辱負重了。
神流的手下兼保鏢若菜告訴神流這個HOST CLUB裏面的NO.1和賢一組長有一腿。在去的路上兩人遭到不明來歷的人的襲擊,被路過的説著一口關西話的英看到出手幫忙,雖然沒有人幫助神流對付這群流氓綽綽有餘但是神流還是感謝相助。(這裡兒子好帥啊!!!!看到一群不懷好意的人上來沉穩應對,揍人也揍的很有氣勢!可惜對方幾個小流氓慘叫得很難聽= =|||)

神流到SWEET DRAGON(這個店名很傻= =|||),又遇到了第一天來這裡上班的英,英在得知神流是社會的人后一點都不緊張,反而邀請神流去喝一杯,神流同意了。
兩個人最後去了神流暫住的賓館高級套房去喝酒,能夠住這種高級房間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之流,神流詢問英到底是什麽來歷,英堅持説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HOST。英問神流既然是社會身上有沒有刺青比如龍什麽的,神流説有,於是英對神流身上的刺青產生了很大的興趣還KISS了神流。
第二天若菜調查了英的背景,23嵗的英在大阪某HOST CLUB工作,已經連續2年穩佔NO.1之位,前兩天跑到新宿去工作,在HOST之前也沒有擔任過任何的其他工作,看來真的只是一個HOST的樣子。但是他又和其他的HOST不同,他到現在沒有和任何一個客人發生過關係,和客人SEX也算是一條賺錢的途徑但是英到現在沒有和一個客人發生過這樣的關係。

賢一把神流叫去讓他去處理SWEET DRAGON的事情,原來英沒來幾天后就把原先在關西的客人都帶來了,他的營業額節節上升甚至超過了NO.1,賢一説被這樣一個外來的人得到那麽多營業額會影響其他HOST的情緒讓神流去警告英一下,但是神流心裏明白估計就是NO.1君彦去找賢一過了。
當神流到店裏的時候發現事情出現了變化,英和君彦要開始一場爲期一周的比賽,在一周内看誰的營業額多,少的那個人自動辭職離開,君彦讓神流做見證人。英向神流提出如果自己贏了就讓他看看神流背上的龍,神流不置可否。

若菜告訴神流其實君彦這個人性格很差,對待客人態度不好,純粹是因爲他的幕後有現在的組長後臺才能得到NO.1的,結果君彦果然動了手腳,他聯合了其他的HOST把英的客人堵在門口,三天内遠遠的拉開了兩人的差距。第四天,事情出現了轉機,英的一個客人一個晚上就點了好幾瓶非常昂貴的酒,反超了君彦;神流看到那個和服美人和英親密的樣子心裏有點不爽。
君彦醉酒失態,叫嚷著逼客人花錢,英打算去勸阻,神流怕兩人衝突,讓店長出面把君彦帶走了。
英覺得神流幫助了自己,很高興的堅持送神流下樓,神流不肯,沒想電梯到后發現英居然從樓梯上跑下來送自己。(這裡兒子的那句いらん説得很好聽><)

神流對賢一偷偷進行了調查,發現他在偷偷的倒賣禁葯,對象往往都是年輕人,甚至連學生都不放過,在SWEET DRAGON裏還發生過一個年輕的HOST因爲吸毒過量而死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怎麽的被壓下去了。雖然最近組裏收益不好靠賣禁葯是一種賺錢的方法,但是賣禁葯是前組長非常鄙視的事情,如果被警察發現了組織就要解散,神流決定一個人行動。
就在神流獨自一人調查的時候又被人襲擊,“正好路過過來拉客人”的英爲了保護神流臉部受傷。

君彦和英的NO.1對決進入最後一天,英因爲臉受傷營業額下降,君彦又因爲有出手大方的客人叫了瓶很貴的酒反超了英。眼看比賽就要結束,因爲英和君彦完全不同的性格,又體貼其他的HOST,有不少HOST是幫英的,其中就有個HOST提出了誰能幫英叫一瓶貴重的酒,就能和英共度一個晚上。
這瓶酒是店裏新進的,非常之昂貴,一瓶180万,客人有心幫忙卻無力承擔(我説你們好幾個客人不能合買嗎?= =|||),神流覺得英是因爲自己才傷了臉才會導致今天的敗局内心開始自責,看到英看著自己露出一絲苦笑后就鬼使神差的點了這瓶酒。(這裡雖然早就意料到這瓶酒會是兒子買下來的,但是聽到兒子很酷很帥的説了句,“指名給英”的時候,我還是激動了很久,兒子乃太帥了555,再加上這個時候BGM出現的時機也很完美,於是娘親激動死了><)

英贏得了比賽,於是作爲當時的約定,英把神流帶回了自己的房間,要神流實現他當時的約定,自己贏了后讓他看神流背後的龍的刺青。英告訴神流自己不會輕易和人家發生關係,除非自己決定和對方結婚,所以自己就是在求婚,還重申自己從第一次見到神流的時候就喜歡上了。
————於是我兒子就這樣被YUSA吃掉了嗷嗷!!!!!!!!

第二天神流被賢一叫了過去,因爲自己昨天的行爲一定讓賢一動怒了不知道會對自己做什麽,若菜堅持和神流一起去。結果空無一人的房間内居然出現了英,更沒想到的是,警察出現,以三人販賣毒品罪逮捕。神流明白這個是賢一借刀殺人,英在逮捕的時候對神流説的沒有關係又讓神流感到很疑惑。
結果根本就沒有審訊神流就被放了出來,同時賢一卻被逮捕了。
神流詢問英的來歷,英不得不説出上次那個和服美人就是他的母親。他的母親在英5嵗的時候出走了,留下還在繈褓中的弟弟,在父親的葬禮上母親回來了,這個時候她已經嫁給了警察界的精英。母親想為當年自己的行爲贖罪但是英拒絕了母親的救助開始做起了HOST,弟弟一直介意母親當年抛棄他們的事情無法接受這個母親也離家了,不久后傳來了弟弟死亡的消息。這個弟弟,就是當時在SWEET DRAGON裏吸毒過量的年輕HOST,爲了調查弟弟的死因,英趕到了東京。前一次NO.1對抗的時候依靠了母親,這次的事情看來也是母親幫的忙。(從中我得出一個結論,日本的公務員很賺錢阿,一個公務員太太就嘎許多錢,在警察署内部還嘎有權利,靠!果然有權有錢就是好啊!

賢一的案子破解,君彦也參與了販毒的事情最後全部落網。因爲組長被抓,神流本以爲組織就要解散了,沒想到大家一致推選神流當新的組長。
英也決定在東京常住了,他租了間小公寓,有空的時候就會和神流在裏面LOVELOVE。

——YUSA説情話還是很萌的,不知道爲什麽“我不和人發生關繫,如果我決定和那個人上床,就表示我在求婚”,這句話我好萌啊啊啊啊!
兒子還債還得還不錯,故事不錯,貌似兒子接的抓大多數故事都OK?還是因爲我太偏心了||||這個若頭不算笨(笑),該有的氣勢都有了,兒子把聲綫給壓低了,顯得神流這個人更沉穩。神流内心活動很多,看到英的時候偶爾也會彆扭,但是不娘,這點我很喜歡啊,我不喜歡那種内心糾結的比女人還亂的男人,神流的内心活動是以組織爲主的,加上看到英的時候的活動,就算是偶爾想到英了或者被人看出來了,神流的反應也很男前而不是扭捏狀,這點非常喜歡。之前以爲神流是屬於蹭得累希的,現在發現不是,應該就是男前係的,兒子的沉重穩定很不錯!
在H裏面兒子爲了配合這次的30多嵗的人物形象,也沒有像上次那個愛大樓一樣讓我感覺很媚,色氣不足但是很有ヤクザ的感覺。
兒子整體表現不錯,不過我覺得有時他有點不穩,音會忽然上浮露出常用的青年音,特別是在故事最開始地方出現過3次的樣子,不知道有沒有和我同感?

YUSA的看上去很輕浮實際上很認真的HOST,早上我家小白説“YUSA的関西腔好自然好自然”,我綫,人家本來就是京都出身啊這本來就是人家家鄉話吧口胡我還覺得那張弱媳婦攻大叔兒子裏面兒子的関西話很奇怪呢= =||||小白拿《秘書》做比較,各麽我也拿這個來比較一下,正好昨天下班路上聴完這個。和秘書裏面的YUSA來比,我感覺這裡的YUSA稍微穩重些,畢竟一個是公子哥,一個是來調查弟弟的死因的還從小失去母愛的,英給我的感覺也比秘書那張要穩重,雖然是個HOST,雖然他對神流説的話聴上去有點“輕浮”,但是我覺得很認真。

FT裏面有段我很介意阿,稍微翻譯段小的,同學們請注意看紅字|||

在故事裏出現了非常昂貴的酒,如果你有怎麽用都用不完的錢,你想拿來做什麽?
YUSA:多少錢都可以嗎?
羽毛:多少錢都可以。
YUSA:花超多的錢都可以嗎?
羽毛:是的,如果這樣想干嘛呢?
YUSA:我嗎?我的話,還是要謹慎使用阿。我想要自己專用的電車。
羽毛:哇,一點都不謹慎阿。這算是什麽啊,自己專用的電車……
YUSA:要那種小小的,可以直通到北海道的。
羽毛:哈哈哈哈,好害。
YUSA:還有可以通到各個錄音室的。不是在快遲到很緊急的時候就希望自己的屋子前就有車站麼?不過這樣也不行,自己的屋子前不是會有很多人下車麼?特別是那些同為聲優界的人集中在一起很吵啊~
田中:會説“讓我乘吧!”
YUSA:這樣不行。
(中略)
田中:比如説去壽司店,然後對老闆説,從頭到尾全部給我來一份。
羽毛:阿~這個好酷!
田中:全部的每個給我來三份!之類的。
羽毛:有的店裏的壽司一份很貴的阿。
YUSA:一份3000元這樣的
羽毛:啊,這樣很貴呢。
田中:一卷就3000嗎?
羽毛:對的,就是一卷的。
YUSA:如果有2卷的就要6000。
田中:這種(跑進店要求從頭到尾來幾份的)事不想做嗎?
羽毛/YUSA:想啊。
YUSA:羽多野君你想買什麽?
羽毛:啊……我想去買傳真機
YUSA/田中:傳真機?哈哈哈哈。
YUSA:傳真機啊,我覺得你應該可以買了。
羽毛:不不不不。
YUSA:你要的是那種用普通紙張的傳真機吧?
羽毛:是的,我現在的傳真機用的是感熱紙啊。有的時候臺本會通過傳真過來的,然後那個紙頭就會像卷紙一樣的那裏卷阿卷阿,就在麥克風前面很吵,我有時都會想你給我適可而止阿……
YUSA:難道你的那個傳真機沒有自動切紙功能?
羽毛:沒有
YUSA/田中:哎??$$%^&^^&%$^(兩個人搶著説話沒聴清= =)
羽毛:要自己去拉下來。
田中:阿=[]=
羽毛:而且我很笨,總是撕不好。
YUSA:哎?這樣説是不是很不好嗎?
羽毛:?
YUSA:就好像説事務所,事務所沒有給與職員應有的設施之類的。
羽毛: 啊啊啊啊,不是的,不是的,對不起,不是的……
(當中太吵沒聴清楚= =)
羽毛:人家給我的東西我都是很開心的收下的,但是,我…這個…不喜歡丟東西啊。
YUSA:這種心情我們理解。
羽毛:我什麽都不捨得丟,比如垃圾什麽的。
田中:垃圾就扔掉啦!
羽毛:不是,就是我覺得不要的垃圾和不是垃圾的東西之間的差距很小阿。
田中:你就這樣把垃圾看成沒用的東西不要了不就好了。
羽毛:就是有時會想雖然現在沒用了但是講不定以後會有用的,然後就不扔……
YUSA:比如説在超市買的便當吃完后……
羽毛:對的。
YUSA/田中:哎?爲什麽?
田中:這個不是垃圾嗎?
YUSA:這個以後會有什麽用?
羽毛:阿有時會想洗洗好以後可能有用阿放放東西什麽的,但是實際上是不會去放的就一直這樣放著,以前一直這樣的。 (兒子阿你、你好象撿破爛的= =)
YUSA:這樣沒事吧?
田中:(自動回主題)造個皇宮怎麽樣?
羽毛:是呢。
田中:造個可以放垃圾的。
羽毛:對的,可以放很多垃圾東西的大宮殿。
YUSA:把房子分成兩部分,然後把你現在用的傳真機放過去,再去買一個用普通紙張的工作用傳真機。
羽毛:原來如此。
YUSA:只能和你自己家聯係的專用傳真機。
羽毛:哇,好奢侈。
YUSA:好奢侈嗎?是非常奢侈吧?因爲只能發給一個人嘛。 (這種破傳真機誰要= =+++)
田中:啊哈哈哈。
田中:真是把錢用在不明白的地方呢。 (同意!)
羽毛:那麽我就把房子分兩半。
YUSA:你在研究這個啊,我們可是非常努力的提出了皇宮。
羽毛:啊,皇宮啊,可是皇宮不是很嚇人的嗎?我覺得在我眼睛所看不到的地方還有個空間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YUSA/田中:啊哈哈哈哈~~~~~~~
田中:你怎麽老是發出這種貧窮論啊? (田中桑,乃真是一矢中的…)
羽毛:我現在住的地方,我也很想放一個床阿,但是買了沙發后就全部被沙發佔了,所以床放不進去。
田中:那去買個沙發床。
羽毛:家裏沒有那麽敞啦。
YUSA:(失笑)這樣的啊?
羽毛:是的,連沙發床都放不下。
YUSA:沙發和沙發床有區別嗎? (典型的比較有錢不會精打細算的人…)
羽毛:沙發比較便宜啦! 如果放了的話就沒有地方睡覺了,現在就是在沙發和電視機當中的一條位置上像條魚一樣的睡覺 (………………)
YUSA/田中:哦…… (我覺得這兩人都傻了)
羽毛:如果能騰出空來就打算買個便宜的沙發床,還有買個傳真機。
田中:搬家吧,有錢的話搬家吧。有多餘的錢的話先搬家,然後買傳真機。
羽毛:啊,是吧?好的,那麽就這樣,然後再把不要的扔掉。
YUSA:扔了?不扔也可以搬家的。
羽毛:是嗎?不扔也可以嗎?啊,那麽我不扔了。
YUSA/田中:你到底想怎樣?
羽毛:那麼就不扔一起搬過去。

———原來兒子你的生活那麽貧苦的啊!!!!天啊!!!!娘親心疼死了!!!T___T是不是把錢都寄回老家去了啊啊啊啊啊!!!誰再和我説兒子老家很有錢我和他急我!!!!!
兒子我錯了,我不該天天出去買中午飯吃以後我盡量帶飯然後把錢省下來養你啊哭~~~81你們太狠了這孩子都這樣了你們到底剝削了他多少啊啊啊啊啊!!!!

我真覺得後面田中那句有錢先搬家是真急了,幫這個小孩出主意來著我可憐的孩子啊= =||||

於是我説原來我兒子嘎窮,和某個有後臺的小三兒完全不同,如果我是爬爬我也會考慮小三的阿在這個物質世界誰願意找這個窮小子= =||||

Comment

 秘密にする

NoTitle
秘书唯一能moe我的就是鸟醉酒哭……
还有这两酒鬼一起喝酒……
QIN | URL | 2008/12/04/Thu 11:37[EDIT]
no subject
抽飛你們兩個,我明明就是女王攻阿口胡!
YIER | URL | 2008/11/27/Thu 15:17[EDIT]
no subject
她在我心中就是御姐心和罗莉心共存的大攻啊=v=
小白 | URL | 2008/11/27/Thu 14:07[EDIT]
no subject
噗嗤~~
死鬼原来在广大人民群众心目中是御姐来着,我还一直把你当loli虽说你天天叫嚣女王=V=

死鬼你说刷饭盒这个我也特有母爱的,同时觉得这孩子乖巧得不一般啊落泪~~
我说你贡献公寓贡献床太不现实了你直接贡献银子好吧~
ps以后不用去KFC吃早餐了
hide | URL | 2008/11/26/Wed 15:20[EDIT]
no subject
送公寓?!御姐啊我一个月的工资大概只能在东京买零点三个平方米,请问我要怎么送……

比较现实一点的不是中国的饭送个沙发床给他,而是日本的饭帮他找一个大一点的公寓吧……
小白 | URL | 2008/11/26/Wed 09:27[EDIT]
no subject
送沙發床不是問題啊,這孩子一個便宜的也買得起,問題是這個孩子房間太小啊,送了也放不下!
我覺得要送就送個公寓吧還不能太大不能太小的公寓大了這孩子會怕||||
YIER | URL | 2008/11/26/Wed 09:06[EDIT]
no subject
我主要是覺得會把便當盒子洗洗收好不應該是他這個年紀的人做的T_T

非常同意这句话。这件事不应该是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做的啊啊~~~

至于说沙发床……我觉得众姐妹的爱集合起来不是不行,只是……会不会吓到他啊ORZ而且我很怀疑11区也会有人母性泛滥、真的送一个沙发床过去……
小白 | URL | 2008/11/26/Wed 08:47[EDIT]
no subject
举手问,爬爬是谁?小三儿又是谁?
话说,想合伙给哇哇寄个沙发床吗?
贪婪的狴犴 | URL | 2008/11/25/Tue 22:46[EDIT]
no subject
我看这ft真欢乐,,,
干儿子咋这么可爱~笑死我了~虽然很可怜但为啥被他们搞得这么喜感,,
话说干娘很心疼,等以后干娘有了钱绝对送儿子想要的东西啊啊啊啊
yy | URL | 2008/11/25/Tue 22:07[EDIT]
no subject
兒子好可憐啊娘親心疼死了>_<
死鬼,我主要是覺得會把便當盒子洗洗收好不應該是他這個年紀的人做的T_T
娘親心疼死了555
YIER | URL | 2008/11/25/Tue 19:01[EDIT]
no subject
我完全被这句话给萌上来了><

羽毛:不是,就是我覺得不要的垃圾和不是垃圾的東西之間的差距很小阿。

不知怎得,特别特别特别有共鸣……(像极了我当年勤俭节约的风格,囧)
看到这话禁不住母爱泛滥,于是就很理解死鬼你天天儿子儿子得召唤了T-T
hide | URL | 2008/11/25/Tue 16:43[EDIT]
no subject
摸,羽毛好穷==;;
回想起我家宏当年没饭吃,拔了把草浇了美奈滋给吃下去的事
当年我住的地方也是如果有沙发了就放不下床的那种啊。感叹
楓鈴 | URL | 2008/11/25/Tue 15:17[EDIT]
no subject
小M的沙发贴也实在是太水了一点了吧囧
写得是好长啊,难怪内消失了一上午。
孩子这次很帅啊,不过是时不时地爆点青年音,假如再早几年换他大叔惯了的那种时期时不时会好些呢==|||
梦之花粉 | URL | 2008/11/25/Tue 14:39[EDIT]
我想引用你的日志
我个人觉得你这日志的精华在划线部分……
小白拿《秘書》做比較,各麽我也拿這個來比較一下,正好昨天下班路上聴完這個。和秘書裏面的YUSA來比,我感覺這裡的YUSA稍微穩重些,畢竟一個是公子哥,一個是來調查弟弟的死因的還從小失去母愛的,英給我的感覺也比秘書那張要穩重,雖然是個HOST,雖然他對神流説的話聴上去有點“輕浮”,但是我覺得很認真。

秘书那张明显更加轻浮……但是我心里的轻浮不是这种感觉,应该是谷山或者鸟用YUSA在秘书里的调调说话,这才是真正的轻浮。yusa的话总觉得还有哪个地方没有达到轻浮的标准。
话说原来他这角色叫这个名字啊。难怪我横竖想不出是哪个汉字,原来又是这种很难念的。
小白 | URL | 2008/11/25/Tue 14:12[EDIT]
No title
記得回來補充内容= =+++
YIER | URL | 2008/11/25/Tue 14:02[EDIT]
No title
我等了一个上午……让我坐沙发吧~~~
小白 | URL | 2008/11/25/Tue 13:59[EDIT]
Track Back
TB*URL

Copyright © 蝶滿園.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